觸動感性與理性的產品背後:Studio Unto


Studio Unto於2014年成立美國紐約市。 Unto表示藉著、到達某一處的意思,作品如其名,為要喚醒使用者的五感與對美的情感而創作。他們的每項設計分別承載了不同面向的意識,思考不分年紀、文化,搭建使用者與物件合一的管道,聯繫產品的永續情感與透過時間刻劃出的獨一價值。兩位工業設計師Angela與Mish分別在設計上時而有許想法上的衝撞與矛盾,過程中以理性與感性的合作互相挑戰對方激盪出新的想法,就像是圓裡有方 ,方裡有圓。

她們說,在紐約早已習慣生活中充斥著各種刺激五感的體驗,所以開發產品的設計思考,就直覺是以「感官」做引線,舉例在紐約產出的「顏石蠟筆」,目的是希望透過手動繪畫,串起過往的記憶,我的理解像是到了海邊拿起石頭,在另一顆石頭上寫下自己的回憶,亦或是在地板上,用石頭替代粉筆畫出跳格子遊戲;而顏色呈現,則取材自累積了好幾萬年的大自然配色,讓一顆蠟筆本身帶有豐富的平衡色彩,也許長大後,我們真的都受限了曾經天馬行空的腦袋卻不自知,Unto重新定義了畫筆的樣子,用觸覺與視覺產生。

Unto作品介於探索工業、文化、物件和使用者間的關聯,由大自然為靈感與工業美學之間相互激盪與融合,發展出兼具傳統與創新的獨特體驗與想像空間。創立了品牌後,她們定位自己成為探索台灣工業環境與文化的團隊,再試著連結產出的物件,與使用者之間的關聯,其中一項藤編工藝與折疊椅凳的結合,也來自對台灣工藝的著迷,而近期緊鑼密鼓地執行的開發專案,是以「聽覺」為主角的聲音明信片,讓當下的聲音被保存,我覺得很有趣,在語音信息隨手可得的現在,人與人之間僅剩手機的記憶體,Unto選擇用傳統又浪漫的方式留下時間,收藏在具體的生活裡。

我問她們回到台灣後,會不會擔心要花很多心思去習慣,畢竟長時間待在紐約,環境也改變了好多,很多都是過去的記憶,Mish說,顏石蠟筆確實是在紐約的想法,對視覺畫面的想像也是從當地開始,帶來台灣起初也挺害怕商品形象,會與原先的想像有所差異,但她們帶著蠟筆到金瓜石、陽明山等地拍攝,卻在台灣的土地上擁有更棒的呈現,至於其他生活上的細節,Angela表示食物就已經足夠讓她瞬間扎根了,尤其是滷肉飯。

看著這些作品,也曾是工業設計系學生的我,其實蠻驚訝這麼感性的想法可以被實現,她們老實說,畢業後就只想著創造東西,老是被說太像做「搞藝術」的事,彼此就需要時常互相檢視,不能讓其中一個人過度向感性靠攏,否則也很難做事吧!未來還想嘗試更多的材質,像是編織、陶,甚至是最近感興趣的玻璃工藝,就像許多衷於熱情的人一樣,總是希望自己喜歡的事物也能被很好地分享,Unto會繼續從人的感動出發,連結五感拿出更棒的作品!

unto|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studiounto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