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ands

餐桌上的日常美術I:默默 b_r_e_a_t_h__e


「溺在做陶的時光裡,可以任性地無視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。」


默默主要是女孩與男孩的組合- May 和 Matt,一位製作,一位則負責攝影,instagram是目前對外聯繫的地方,器物與視覺風格一如其名「默默」,安安靜靜,不太像初見兩位時活潑的感覺。May 總稱呼自己是老闆娘,電話那頭語氣帶點笑意的說,工藝系背景的她,在大四那年自己陷入許多不浪漫的事情,而拉胚就成為當時唯一的宣洩管道,有時候埋頭可能就耗掉一天的時間,身為好友兼夥伴的 Matt 形容此時的她像是住在深山裡的女人⋯⋯。


「後來她決定下山把興趣跟當飯吃這兩件事結合」Matt這樣說。

於是 May 找了他,將作品一件件拍攝紀錄後,接著啟動了擺攤的日子,走過幾遭市集,多虧許多給予支持的客人讓他們有了挽回浪漫的機會,默默就這樣持續到了今天,另一位夥伴 Matt,像是伯樂一樣給了最大量的自信,發現 May 作品裡有別與他人的色彩,並透過攝影將獨有的氣質表現出來,最後 May 再用文字細膩的說出製陶時的呢喃。值得提起的是,默默出產的器皿所使用的釉藥都是同一種白,透過不同土料的配襯,對 May 來說如同每個人的本質,總有那麼點異同之處,出生在同樣一個世界,我們愈是覺得渺小,就更要瞭解自己的與眾不同。

其實,他們並沒有做好萬全準備就成立了默默,說起來更像是被推著走的,品牌命名源自 May 已經過世的貓咪,也許就如同我們對於貓的理解,有點自我中心且不爭世事的精神與默默不謀而合,在市集裡從第一次到最近一次,只用了一張桌巾、一紙手寫的品牌名、一點陽光,然後把作品明白地曬在桌上,是不是真的有點像貓咪身上一些無法理解的堅持?

May 還說,默默是人生最低潮時的產物,就是她最沒力氣的時候擠出來的東西,但卻是她當時療癒自己最有用的方式,「縮口花器」簡直無用之物,甚至只有插一枝乾燥花的功能,但誰沒有過最悲觀的時候,在這種失去信心與動力的情況裡,通常只要一點甜頭就能撫平所有的不愉快,默默的器皿從來不打印,也許兩年後你壓根忘記是在哪裡,或是跟誰買的,但物件還是可以一直陪伴著你,這就是默默。

photo / 默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