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ands

豊逹雑貨商行‧馬尾古書店


「一間帶你航行故事的雜貨店」


相約在台北七月的快閃店碰面,太陽讓文昌街尋無一處陰影可躲,在總算抵達店門口的時候卻暑意全消,印入眼簾的是個奇幻櫥窗,無法判斷年代的布偶中,錯置幾本兒童繪本,上頭掛著異國明信片串起的旗幟,除了早期的塑料玩具本身具有強烈配色外,由於傳統印刷品大多是原色墨水,所以能夠統整一塊斑斕的色彩,且拿捏得宜的視覺畫面,這佈置的力道確實是相當用心,尤其店內溫度認真是夏天的救贖,值得光顧店裡的人給老闆一個掌聲。

在公司任職與日本方聯繫的相關工作多年,鑑軒光從打扮就能看出受到日本文化的薰陶,順手拿起一張藤椅給我,與他在店內的角落對座,問起怎麼萌生開立「雜貨店」的念頭,他先貼心地遞給選購郵票的客人郵票夾,並娓娓說出自己過去的經驗,曾為選物店鋪的前線人員,接觸久了起價較高的商品,心裡始終存有一塊搔不到癢的地方,直到某天他才問自己:「美好能不能從更簡單的東西裡獲得?」,這樣的疑惑其來有自,是因為他注意到許多客人,會害怕踏進自己「感覺」負擔不起的店裏,其實間接失去了擴增更多眼界的機會,我想誰都曾經有過如此經歷吧?

photo / 豐達雜貨商行

對他來說,記憶中外公位於南投的豐達商行,是鄰里眼中的寶庫,大人小孩總能在裡頭找到喜歡的東西,如此親切沒有隔閡,像極了他對一間店舖的想像,於是先主動向公司提議,將門市一小塊空間騰出來,在跳蚤市場與鄉下的五金雜貨店,讓他挖掘小物件上架,確實替店裏開拓了年齡層較低的客人,更因為一次和朋友到市集併攤的經驗,讓鑑軒更篤定要持續地出現,雖然桌面僅有一隻手臂寬的空間,但已足夠擺滿過去旅行時搜集的繪本和童書,在當時也擁有意外的迴響。回頭想想,似乎更容易入手的選品,降低親近的門檻,除了勾起興趣外,還能起到一點影響力,於是由鑑軒重新整理的「豐達」就此籌備開張。

毅然決然離開公司後,他把握每次旅遊的機會,行程通常是安排流連在當地的二手書店,直到閉店前都努力的翻找,回台灣再持續與書店聯繫,而無法出國的時候,就晃晃福和橋下的市集,像是替大家旅行的私人採購,再逐一把故事帶到你面前,供你細細閱讀和品味。猶如偵探的地毯式搜索,時常讓他感到驚喜,許多台灣客人以為「大耳查布」的故事源於日本,其實是蘇聯時代的卡通作品,更能從其中解讀出對於社會批判的內容,現在看來格外諷刺,也是旅行期間的收穫。

現在疫情把大家困住,品牌停下或前進都是風險,只能透過快閃活動多與客人接觸,一邊處理著外案,暑假過半了,學生衝著一只玻璃杯來、媽媽為了帶繪本給小孩而來、懷念兒時卡通記憶的上班族來,雖然還過得去,但老實的鑑軒也說,古書和雜貨的利潤很殘忍,聽著他鍾情店內各種項目的介紹,我想現實的亂流也止不住他的熱情吧,接著問他將來解禁後非去哪裡不可,他說立陶宛或烏克蘭吧,總覺得還有很多故事在那裡,於此我們只能暫時先繫好安全帶,做好準備,再降落到豐達更多的故事裡吧!

Instagram|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fonda_ponytail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