廢物的價值,用觀念來救——廢物救星

廢物的價值,用觀念來救。

相較臺北更為嚴謹的管制,南部隨處可見路邊棄置的家具垃圾,
站在高度社會化的眼光來看,或許僅僅只是默想丟棄的人沒有公德心,
而將它們拾起的大廣,意識到自己能看見其中不被注意的價值,
透過重組它們,同時重組多數人的價值觀。

時代推進,讓大眾越來越輕易滿足生活需求,
只要出現細微瑕疵,就促成汰舊換新的念頭,
我們都懂「壞了就修」的道理,
但現今是個只剩「壞了就丟」的大環境。

試著思考目前回收的程序究竟成不成熟?
如果答案是否定,那就能瞭解小東西的回收都不盡完善,何況是大物件?
這就是大廣面臨的處境,即使提出延續並昇華廢物價值的理想,
卻不見得是一個大眾都願意接受的方法,
和物件使用最息息相關的庶民族群,是不是也快要被「用完即丟」的觀念吞噬了?

市場裡的物流籃、工廠運輸用的棧板及商家置貨用的角鋼層架,
不就是很平凡、很簡單的素材原料嗎,
於是大廣從除鏽、拔釘、刨木面開始整理這些廢棄物,
以自己的臥房為第一個試驗場所,
利用廢料製作傢俱,奠定了廢物救星的可能性。

但大廣並不把自己當成環保人士,對他而言:「環保只是剛剛好。」

他傾向盡己之力,告訴更多人每個物件的價值取決於你看待的角度。
拍攝這天,約莫是工作室對外開放的前一個月,
裡外各處都堆著大廣與夥伴帶回來需要整理的材料,
它們靜靜地待著,像候診的病人,
等待諮商師釐清它們目前的困境並給它們重生的勇氣。

我們很難想像⼀個品牌,和你談的是材料們的心理問題,
講的是那些被制度強逼成為同一個樣態,卻又因為瑕疵而被淘汰的悲傷故事,
但廢物救星的核心其實並不嚴肅,選用常民的物件說深刻的道理,
是為了讓人們了解決定價值的鑰匙,其實放在你自己身上。

我們就像散落的物件,努力地在這座城市當中,尋求自己的意義與位置,

渴望一雙有力的手把我們從大海中撈起,擦拭乾淨,

可事實是大家都自身難保,唯有發現我們的共同點,抓緊彼此的手,

才可能一齊漂流,找到屬於我們的島嶼。”-楊大廣。


【文字撰寫原於 2017 年,並於 2021 年細修上傳】

❖ 圖文|陳佑洋




伊日好物現址位於高雄駁二大義倉庫群C9-14,店藏近五年來與廢物救星合作之傢俱及再生製物,歡迎蒞臨參觀。

photo by 大廣
photo by 大廣
photo by 大廣
photo by 大廣
photo by 大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