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ands

被壓克力圍繞的童年,讓他長成透明的大人——WU Studio


「那個時候我剛畢業,爸媽討論著要把工廠先收掉了。」Wu Studio的負責人-小吳認真說著始末,至於怎麼從建築本業跳到承接家裡的壓克力工廠,如同許多二代轉型的故事起點,多是因為市場萎靡,或是需求改變吧。

忙碌的大學時期,他先是弄丟了健康的身體,到事務所工作後更是持續這樣的生活一陣子,後來父母提及收起工廠的念頭,才逼著自己靜下來想想未來,歸零後並沒有馬上得到答案,這期間透過植栽園藝的興趣,穩住腳步,小吳便在當時決心先成立品牌,專心把握住爸爸積累多年的經驗,一起求新也求變,在工廠的大門就要蓋下的時候,又被他重新打開了。

過去家裡都是接單生產,以陳列性質的大道具製作為主,偏偏壓克力在眾多材質選擇中,成本、單價相對偏高,一旦業界的趨勢改變或是預算縮減,隨時都可能被排除在外,而介入後的小吳,提出開發產品的想法,馬上就著手設計。我從未注意到,壓克力必須用「片」的概念去思考,也許成型的方法很受限,不像木頭有車床、金屬可以焊接,可是小吳反而喜歡它的簡單,可複製性高,也更易於量產,先後推出了公仔收納盒、卡扣盆器等生活用品。當慢慢建立起父母自產的觀念後,小吳開始準備新點子,整合 Wu Studio 的品牌輪廓。

photo / WU studio

你說,一臉嚴肅的大男孩,處理五彩繽紛的小飾品,很衝突嗎?再更認識小吳一點,也許你就不會這麼認為,受到芬蘭品牌「Marimekko」影響,總是一身黑色裝扮的他,被翻攪起內心對色彩的迷戀,壓克力飽和的原色並不俗豔,他反而認為顏色就要是極端的純色,說到這樣的偏執真的很建築系。攤開 Wu Studio 新系列耳環的手稿,看得出規矩的影子,線條卻沒有受到限制,轉成數位稿後就能送進雷射切割機,此時的小吳像是書包裝著最炫玩具的小孩,再順勢拿出一台高中時期做的壓克力針孔相機,平置在隔壁桌上,熟練的打開鏡頭,看著手錶計時,並說道:「大概需要三十分鐘,才能拍下這張照片。」,為了能讓更多人體驗手作相機與長時間曝光的樂趣,正計畫將它變成課程;然而生在手搖飲料大國,小吳更是下了點巧思,順應壓克力的特性,設計了符合市面上大部分杯型的壓克力吊飾杯套,多了布面質料少有的防水耐髒等特性,還有媽媽手工縫製的提帶,成了 Wu Studio 很經典的商品,談起壓克力,小吳說它就像是很熟悉的家人,從小生活在一起,可以說是圍繞著它一路長大,直到現在與父母既是家人,也是工作夥伴的關係,都多虧了壓克力無形的牽絆,我仔細回想小吳當時做的決定,算是繼承家業嗎?可能不是,從無到吳的過程,反而比較像是找回兒時的玩伴吧!

facebook|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wustudio2019/